換帥、停產、復飛難 五問波音危機:2020年會更糟?
2020年01月23日 09:22  來源:中國新聞網  宋體
資料圖:當地時間2019年3月10日,埃航的一架波音737從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,起飛6分鐘左右即墜毀,機上來自35個國家的157人全數遇難
資料圖:當地時間2019年3月10日,埃航的一架波音737從亞的斯亞貝巴博萊國際機場,起飛6分鐘左右即墜毀,機上來自35個國家的157人全數遇難

  中新網1月23日電 (甘甜)“波音又出事!”2020年開年第一個月,波音客機就接連傳出擋風玻璃開裂、引擎故障返航、系統軟件又有缺陷的負面消息,公司聲譽一跌再跌。

  自兩起空難以來,背負數百條人命的波音公司危機重重、如墜深淵。近日,波音又證實其工廠已停止生產737MAX系列客機,該機型復飛更是被一推再推。

  為何出事的總是波音?是誰在縱容“問題客機”?誰又將為波音危機買單? 2020年,波音危機會變得更糟嗎?

  噩夢:為什么出事的總是波音?

  ——背負數百條人命,737MAX淪為波音“夢魘”

  半年內兩起慘烈空難,346人罹難,全球停飛或禁飛……737MAX客機早已淪為波音的“夢魘”。

  雪上加霜的是,波音其它型號客機也頻傳“噩耗”。美國西南航空的波音737NG噴射客機,因關鍵部位出現裂縫遭停飛;波音787夢幻客機被指供氧系統存在缺陷……

  一年多來,人們總在質問,為什么出事的又雙叒叕是它?背負數百條人命的波音,因此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。

  2019年底,波音宣布將于2020年1月起暫停生產737MAX。具體哪天?暫停至何時?外界猜測紛紜。直到1月20日,波音才證實,位于華盛頓倫頓的工廠被按下“暫停鍵”,該工廠已停止裝配737MAX系列客機。

  調查:737MAX有哪些問題?

  ——認錯道歉被“打臉”,復飛遙遙無期

  “我們犯了錯誤,”波音前首席執行官(CEO)米倫伯格在出席美國國會關于737MAX的評估聽證會時說。他承認波音在設計制造737MAX機型時出了問題,并向兩起空難遇難者家屬致歉。

  2019年10月29日是印尼獅航墜機事件一周年,美國國會參議院在這個特別的日子舉行聽證會,波音CEO丹尼斯·米倫伯格出席作證。聽證會開始前,米倫伯格承認波音在737MAX上犯下錯誤。當天,遇難者家屬手舉親人的照片站在米倫伯格的身后。

  據調查,兩起致命空難均與“機動特性增強系統”(MCAS)自動防失速軟件被錯誤激活有關。印尼國家運輸安全委員會的報告稱,該系統存在問題,會不斷下壓機頭,使飛行員難以操控。

  波音通過內部審計又發現737MAX尾部存在電線問題,兩束關鍵線路可能靠得太近導致短路。而近日,737MAX再被曝出新缺陷,知情人士稱,飛機啟動時,這一缺陷可能會造成其他機上軟件失靈。

  盡管波音一再承諾,會盡早改進軟件系統實現復飛,但現實總在“打臉”。

  各大航空公司多次推遲該系列客機復飛時間。而美國聯邦航空管理局(FAA)直接表態,737MAX的重新認證過程將延期到2020年。至于何時會批準復飛,FAA也說不準。

  波音737MAX真要“涼涼”?在近日的聲明中,波音對外承認737MAX在今年夏天之前不會復飛。

  質疑:誰在縱容“問題飛機”?

  ——小丑設計、猴子監管,誰還敢坐?

  如果737MAX真的恢復服務了,你會坐嗎?

  據波音的調查,40%的旅客回答“不愿意”。

資料圖:美國西南航空公司的波音737 MAX系列飛機停放在號稱“飛機墳場”的維克多維爾機場。

  更諷刺的是,早在空難危機發生前,波音自家員工都已經不敢坐737MAX出行。在第一次墜機事故發生前,波音前雇員、在飛行測試和評估部門擔任高級運營經理的皮爾森,曾寫信給公司管理層,對737MAX的安全提出質疑,“我在猶豫是否讓我的家人坐上波音飛機!

  波音多名退休員工則指出,波音重視進度和低成本,并不關心程序和質量。退休工程師約翰·巴奈特說,波音飛行安全隱患折射出的是企業文化問題。

  波音與其監管者FAA間的“密切關系”也引發爭議。國際航空安全監管機構聯合小組的調查稱,FAA評估波音737MAX系列飛機的能力不足,存在違規現象。FAA被指通!耙蕾嚥ㄒ糇约旱膯T工來認證飛機的安全性”。

  波音內部文件似乎也證實,通過FAA的飛機安全認證不是“難事”。文件還顯示,波音員工早已知道737MAX存在問題,并試圖誤導FAA。還有員工嘲笑,稱737MAX就是由“小丑設計、猴子監管”。

  美國傳奇機長切斯利·薩倫伯格則表示,波音曾經“代表了工程技術的頂峰”,但它對安全的不懈追求已讓位于“對利益的執著”。

  代價:誰在為波音危機買單?

  ——波音出事拉低美國GDP?特朗普急了

  稱霸航空業數十年的波音或許沒料到,兩起空難帶來的危機持續發酵,令其付出了慘重的代價。

  2019年飛機交付量敗給老對手空客公司,8年來首次痛失“全球最大飛機制造商”寶座;信任危機令訂單生變,凈訂單量創數十年來新低;近日,又被曝欲借100億美元或更多,以填補737 MAX兩次墜機事故后不斷攀升的成本……

  波音的合作伙伴也跟著遭殃。737MAX的供應商勢必銳航空系統公司因該機型的停飛時間遠超預期,計劃削減約2800個工作崗位。波音的飛機引擎供應商美國通用電氣則表示,受737MAX停飛影響,2019年營收將減少14億美元。

  就連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都在擔心,波音危機可能會拉低美國的GDP數據。美國總統特朗普還催促波音新任CEO卡爾霍恩,“你能快點把波音的危機處理好嗎?”

  前路:波音的2020會更糟?

  ——空難陰云難消,恢復信譽或需數年

  復飛無望、聲譽大跌、經濟損失慘重,重壓之下的波音不得不“炒掉”公司CEO、30年老臣米倫伯格。

  據報道,米倫伯格在擔任波音首席執行官期間,因空難危機處理手法備受抨擊。在第一起空難發生時,波音歸咎于失事飛機所屬的印尼獅子航空,當之后737MAX被爆出軟件系統問題時,波音一下子被推向輿論的深淵。

  跌到低谷的波音還能再次高飛嗎?

  波音新任CEO卡爾霍恩說,他對波音未來充滿期望,“2020年首要任務就是使737MAX復飛以及重塑波音信譽”。

  不過,哈佛商學院教授坎特在CNN上刊文稱,波音試圖控制損失的努力已經失敗?蔡刂赋,波音正面臨著信任問題。在安全事故發生后,它如何能證明這不會再發生,下次會有所不同?波音需要數年時間才能擺脫揮之不去的疑慮。

  《福布斯》還指出,波音在2020年將面臨激烈的市場競爭、可能出現的經濟放緩,以及向航空公司客戶和737MAX空難遇難者家屬提供的巨額賠償金等等。這一年對于波音來說,或許會更糟糕。(完)

編輯:陳少婷
cba联赛世界排名 财富牛配资 股市里有多少只蓝筹股 安徽11选五开奖走势图 一定牛 甘肃快三今日开奖号码 江苏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东11选5规则及奖金 股票配资平台查询网 股票怎么开户 浙江体彩6十1第19019期 上海时时乐独胆计划